深圳保障房乱象:部分长期空置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21日
       近日曝光的深圳海关福利院“海鑫苑”被非法出租和出售。 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调查, 深圳又一保障性安居工程福田保税区“桂花苑”, 虽然没有公租房, 但分配住房的空置率已经达到30套左右 %。 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福利院“平洲新村”最大面积200多平方米。 项目获批后已有11年未拨付。 一期的11栋楼空置太久, 走廊上满是灰尘, 阳台栏杆也已经很长了。 生锈的。 一切乱象的背后, 是保障性住房监管存在漏洞, 在房价高企的情况下, 各方利益难以协调。
        空置保障性住房 2003年深圳停止福利性住房后, 除军队、边防、海关等中央直属特殊群体外, 深圳所有机关事业单位均不再享受实物住房。 保障性住房有四种类型, 包括出租住房、廉租房和人才住房。 但与此同时, 问题也出现了。 “桂花花园”位于深圳市福田保税区桂花路19号,

是福田区出资建设的保障性住房。 基准价为5252元/平方米(含装修)。 社区内有4栋楼15个单元。 其中, 1、2、4为人才保障性住房, 3个为中低收入家庭保障性住房。 其中, 400套套房将直接出售给对福田区经济发展有贡献的企业。 根据规定, 人才住房十年内不得出租或出售, 目前严禁出租和出售保障性住房。 桂花花园附近的一位中介房产顾问告诉记者, 目前小区内没有公租房。 就算有人租了, 私下里偷偷交易的也是主人。 小区虽然建了两年多, 但仍有不少房屋空置。 其中, 2号楼A座的146套套房至今无人居住。 对此, 深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回应称, “桂花花园”确实有146个单位尚未分配。 这是深圳市政府为解决拆迁安置和人才住房而购买的保障性住房。
        2012年5月, 有关部门完成了所购房屋的资金拨付和交接手续, 但产权初始登记手续仍在办理中。 深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相关人士表示, 部分拆迁安置房基本已确定指标, 但因拆迁户购房资金不足, 合同已签订。 未签收等原因, 尚未办理入住手续。 剩余房屋已纳入今年人才公租房计划, 将按照“公开透明”的原则,

在上半年分配给符合条件的人才。 “规定没有住房的家庭只能申请人才住房,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空置房?申请人是有房还是在别处租房, 这些都要在资质审查中明确, 可见存在漏洞。
       ” 分配系统。空置是对经济适用房的巨大浪费。 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王峰告诉记者。 事实上, 深圳很多房地产项目都存在保障性住房长期空置的现象。新区彭州新村一期776套福利房已超过四年未分配。 此外, 已建成4年的南山区桃园村三期保障性住房, 至今已有130多套空置房。 在土地资源稀缺、供需矛盾突出的深圳, 大量空置保障性住房显然“非常奢侈”。 分布混乱 彭州新村的一位申请人告诉记者, 该项目已经11年没有分布了。 根据深圳市保障性住房规划,

2011年至2015年, 计划新增保障性住房24万套, 总建筑面积约1536万平方米。 约646亿元。 其中, 2011-2015年新安排保障性住房建设中, 保障性商品房(含保障性住房)17.6万套, 建筑面积1216万平方米, 占比70%以上, 公租房 住房(含廉租住房)住房)6.4万套, 320万平方米。 经济适用房和经济适用房之间存在差异。 配售之初, 双方产权不完整, 受限制无法上市交易。 但根据《深圳市保障性商品房建设管理暂行办法》, 买卖合同签订10年后, 产权人可按照相关政策申请全额产权。 以毛玉石为代表的经济学家多次公开反对保障性住房, 认为这会造成分配不公, 而能够分配的往往是富有的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。 深圳保障房多次曝出“豪车门”“租售门”事件, 资质审查广受诟病。 按照现行标准, 人才购房条件不与收入挂钩, 对购房者的财产也没有限制。 人才住房的申请条件一般包括户籍、房产、是否为人才。 根据人才住房条件, 目前深圳有约27万人符合条件。 “合格的人才有很多, 但能不能被指派得看他们的背景。” 宝安区某保障性住房建设项目的一名工作人员直言, 保障性住房可以半价转卖, 所以有房的人很多。 的人也在寻找购买方式。 在去年公布的深圳市第二批保障性住房受理清单终审中, 通过测试的有5521户, 占受理申请户总数的67.7%。 不合格户2627户。 此外, 约300名申请人涉嫌造假, 其中不少资产超过100万元。 在不久前召开的深圳市住建工作会议上,

深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胡建文透露, 未来保障性住房不能上市, 必须建立相对独立的市场。 政府将其回购并重新分配给有需要的人。 深圳市住房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陈爱平表示, 按照改革纲要要求, 保障性住房交易将采取挂牌共享方式, 增值收入至少由政府征收50%。
        今后, 在保障性住房再分配时, 将禁止此类交易, 还将进一步修订保障性商品房销售规则。